<fieldset id='osp8e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osp8e'></dl>
        <i id='osp8e'><div id='osp8e'><ins id='osp8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osp8e'><em id='osp8e'></em><td id='osp8e'><div id='osp8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sp8e'><big id='osp8e'><big id='osp8e'></big><legend id='osp8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osp8e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osp8e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osp8e'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osp8e'><strong id='osp8e'></strong><small id='osp8e'></small><button id='osp8e'></button><li id='osp8e'><noscript id='osp8e'><big id='osp8e'></big><dt id='osp8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sp8e'><table id='osp8e'><blockquote id='osp8e'><tbody id='osp8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sp8e'></u><kbd id='osp8e'><kbd id='osp8e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osp8e'><strong id='osp8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山有木兮木有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相遇的時候,他的身邊已經有人小鳥依人。
              從山裡走出的她,帶著初踏大學校門的新奇、惶惑與羞澀站在瞭他的面前。"小女孩。"他想。
              走進學生會,她成瞭他帶的"徒弟"."以後叫師哥就好,把這些資料整理一下。"他把一沓資料放在她面前便絕塵而去。門外不遠處站著她的小鳥依人,她一眼瞟見伊人淚眼婆娑的樣子。深低著頭的她咬瞭咬嘴唇,抬頭四顧一下那個破敗的小屋——他們的"辦公場所",偏隅在教學樓的一角——頓時間眼裡漫上瞭淚水。第一次,她在小屋裡感到的是委屈。但她不會想到,在以後的四年裡,這裡將成為她時常駐足觀望和思念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在小屋做事的不止他們兩個人,他還帶著別的徒弟。其他人做事說說笑笑,沉默的隻有他們兩個。同樣是出於秉性,他的我行我素中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,所以輕易不開口,而她,天生的靜默中帶有一點倔強,既然不開口,索性大傢都不開口。他抱著胳膊在小屋轉來轉去,隻是在關鍵的地方給徒弟們一點指導。偶爾會站在她的背後看她做得怎麼樣,這時她額上總是滲著細小的汗珠,越發把頭更深地低下去,生怕自己出一點錯誤。跟著師哥做事,她總感到吃力。他是一個要求極高的人,即使她盡可能地想到所有的細節,他還是會把她做的計劃批駁的體無完膚。她習慣咬著嘴唇,低頭含淚地把他的話聽完,然後回去耐心地改。他不會知道,就是這些他看不入眼的東西,她要熬多少個晚上才能夠做出來,但她從不辯駁。他唯一看見的並且依舊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她總是不抬頭呢?一個自卑的小女孩,他想。
              他喜歡做事認真的人,不久之後就對她就格外多一份註意、多一點嚴格。經常,他會叫她加班,有的時候是小灶式的指導。她在桌前做策劃或者畫海報,他在旁邊看著。剛開始的時候,小屋裡隻有沉默。這種沉默最終挫瞭他的驕傲,不得已先開口打破僵局。盡管很多次他想跟她較勁不開口,可眼前的這個小丫頭片子愣是能夠一句話也不說,悶頭做她手上的活。開口的他卻說不出好話,誰讓她連自己這個師傅都晾在一邊呢?在她面前他就是一個黑臉。
              他也不是一直鐵面黑臉的樣子,比如,對他的伊人。她會看見他擺弄伊人的手,細細地看,就像捧著一件精美的瓷器,生怕會摔碎。她會看見他一手拎著伊人的包,一手提著筆記本電腦,一路在伊人的旁邊說說笑笑。她會看見他在餐廳裡,兩手端著餐盤,嘴裡叼著飯卡,樂顛顛地買菜打飯……原來他也有另一面。
              不知從何時起,她開始關註他的一點一滴。很多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的,當你開始記掛一個人的時候,生活到處都會碰到這個人的影子。夏天裡的白襯衫,籃球場上的三步上籃,冬天裡他團著雪球,還有…還有…她經常偷偷跑到他的空間和博客裡,看著他的喜怒哀樂。他是重情的,他是講義的,他在談論昨天報紙上的一條消息,他…他…就這樣當秋風又一次吹起的時候,她的心裡,滿滿的,隻裝得下他瞭。
              可是他身邊依舊有伊人。伊人快樂,他快樂。她什麼不能做,不能說。是他教會她那麼多,於他而言,她隻是一個那麼好的徒弟。
              又是一個黃昏,他們兩個在小屋商量一個活動的策劃。現在,她可以跟他平等地討論瞭,不是隻有聽話的份兒。談到酣處,還可以彼此開個小玩笑。黃昏的光有點曖昧地溜過窗,他的側影映在光裡。她突然停住瞭笑,咬瞭咬嘴唇,說,你知道"山有木兮木有枝"的下一句麼?"嗯?"他轉過頭來,帶著疑惑問:"你剛才說什麼?""奧,沒有。"她轉頭去看窗外即將逝去的夕陽,低聲呢喃:"心悅君兮君不知。"
              愛情的世界裡總會有些蜚短流長,好像平靜瞭就不算是愛。但總會有那麼一些人,靜靜地,隻有愛,一個人愛,"心悅君兮君不知"地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