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43c4s'></dl>
<i id='43c4s'><div id='43c4s'><ins id='43c4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43c4s'><strong id='43c4s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43c4s'><strong id='43c4s'></strong><small id='43c4s'></small><button id='43c4s'></button><li id='43c4s'><noscript id='43c4s'><big id='43c4s'></big><dt id='43c4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3c4s'><table id='43c4s'><blockquote id='43c4s'><tbody id='43c4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3c4s'></u><kbd id='43c4s'><kbd id='43c4s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43c4s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43c4s'></span>

    2. <i id='43c4s'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43c4s'><em id='43c4s'></em><td id='43c4s'><div id='43c4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3c4s'><big id='43c4s'><big id='43c4s'></big><legend id='43c4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ns id='43c4s'></ins>

        1. 用瞭整整一生感觸那點溫暖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當男人把胳膊挽成一朵花圍在女人的脖子上說"嫁給我吧"之類的話時,女人總是詭秘地笑著,並不接話,不是不想嫁他,她隻是還沒準備好,覺得自己的心理還沒成熟到可以做人傢的妻子。
            對於她的婉拒,男人並不氣餒,而是溫柔含蓄地說:"沒關系,等吧,等有一天,我們都走累時,我會借你一雙臂膀,讓你好好地靠著。"那一刻,她覺得很溫馨,心裡也很踏實,心裡想:就這樣一直被他寵著多好!
            不久後的一天,她下班時剛走出單位門口,便發現自己的皮鞋開瞭個大口子,她又氣又怨,滿腹委屈。
            這是他前兩天給自己買的皮鞋,什麼水貨害我這麼丟臉。這麼想著,她就覺得他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,生活的細節上,一點都不關心自己,幸虧沒答應嫁給他。她忿忿不平地想著,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,讓他為自己的過失付出代價。見到他時,女人一聲不吭,男人看見開瞭花的皮鞋在女人的腳上纏繞著,頓時心知肚明,他也不知如何向她解釋,一臉尷尬。
            12月的冬天,寒風凜冽,女人腳上的鞋卻裂開瞭口,會凍壞她嗎?男人心裡想著,便開瞭口:"一會兒再去買雙吧?"女人瞪瞭他一眼,向前一瘸一拐固執地走著。在漫天雪花中,街頭的拐角,女人看見一位老者正在修鞋,她賭氣坐在鞋攤旁,把自己的鞋放在老者面前,男人趕緊過來解釋,忙著和人傢討價還價,這是他的日常必修功課。
            老者開始修鞋時,女人卻突然感覺腳出奇地冷,一種刻骨銘心的酸痛在瞬間湧上心頭。正在躊躇間,一隻腳從旁邊伸瞭過來,是男人:"來吧,把你的腳放在我的腳上,地上太涼。"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彎腰把女人的腳放在自己的皮鞋上,並且把襪筒裡包著的棉褲露瞭出來,把女人的腳給包上。女人傻傻地看著他,無言以對。
            隻是剎那間,女人感覺到有一種溫暖從心靈深處傳出,在這漫天的飛雪中,在這都市街角,一個男人正把自己的溫度悄悄地向自己腳心裡傳輸。她感覺到瞭從未有過的感動,眼角感覺有一股熱熱的液體不爭氣地滲出,凝結成冰,將自己的冷酷凍結在裡面。
            在那個滴水成冰的夜晚,女人把自己的頭靠在男人的肩上,告訴他:"現在,別無選擇瞭,嫁你吧。"僅僅因為一個小小的細節,女人便決定將自己的終身托付於他,愛有時候不需要太多,隻需要一個動作便夠瞭。
            女人們都有一雙冰清玉潔的腳,小巧玲瓏,配上精致的高跟鞋,便會瞬間展現自己的身姿。於是,無論是在炎炎的夏日,還是在冰天雪地裡,她們從不吝嗇展示自己的腳……但她們不知道的是,腳如心一樣,也是需要溫度的。當一個人孤獨地走在回傢的路上,當一個人寂寞地生存在都市陌生的一隅時,她們會突然間發現,自己的腳居然如此冰冷,這時候,她們多麼希望有另一隻腳從床的另一頭伸過來,暖暖的,像春陽,像柳絮。一隻腳到另一隻腳,沒有多遠,隻需要一步的距離,而我們有時候感觸到那點溫暖時,卻用瞭整整一生。